关于武汉理工的两个记忆

我不喜欢武汉理工,因为上大学时给那里的一位老师做兼职,翻译英文杂志,结果最后被欠薪1000块。

这两天武汉理工事件炒得很凶,我暂时不评论。中国大学就那个德性,每年都有几个被老师压榨致死,最后多半不了了之——这是整个社会只追求效率不追求公平正义在校园里的反应,类似的事情太多见。

不过我并不喜欢武汉理工,建议大家有机会的话不要选择。我在武汉上大学,跟武汉理工有一点点联系,记录如下:

1. 紫燕百味鸡

从地大去武理比较方便,门口 709,这个终点站到那个终点站,行程大约2小时,上车就睡,撵人了就昏昏沉沉的下车,就到了。

武理公交站有一家紫燕百味鸡,我习惯拿到钱去买一份夫妻肺片,没记错的话10块钱一碗,够吃一顿,配上一碗素面,很过瘾很解馋。

这也是对武理比较好的印象。

2. 欠薪不给的老师

我之所以会坐2小时的公交去武理,是因为给那里的一位肖姓老师做翻译兼职。他可能做课题,要把一份教会杂志《Truth for Today》翻译成中文。最初是我一位同班同学接到的,他做不了,拿给我做;肖老师对我的作品很满意,评价说比他的研究生议得更好。

这份工作我做了蛮久,挣了一些钱,现在看来简直血汗工厂的要死:10块/页,A4 左右的幅面。一本杂志52页,就是520块,我当时每个月家里规定给600块,所以等于多出一个月的钱,还是很补的,所以也不觉得被压榨,哈哈。

可是就在我翻译完最后两本并交付之后,肖老师却消失了。打电话不接,去武理也找不到,甚至连他一开始特别宝贵的原版杂志也不问我要了。我也没办法,在武理也不认识其他人,去一趟往返就是4、5个小时,时间成本也很高,我自己还有很多其它事情,最后就拖着拖着放弃了。

总结

我并不是说这两件事情之间有什么联系,不过我的确不喜欢那所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