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职业

再见,OpenResty Inc.

被前司(现在是前前司了)裁员之后,我受罗辑思维鼓动,想尝试知识付费,于是折腾了大半年。发现这样下去养不活自己和家庭之后,我又开始找工作,刚好看到春哥在微博上招人,因为事先对 OpenResty 有所耳闻,知道这是个很厉害的产品,春哥也是个很厉害的程序员,就去应聘。于是幸运的得到这个机会,加入了 OpenResty Inc.。

时光荏苒,一晃又是四年多,到了说再见的时间。

在 OpenResty 的工作整体来说是紧张而快乐的。春哥应该是很多程序员最向往的样子,至少对我来说是如此:

  1. 有成功的作品
  2. 有厉害的技术
  3. 有很高的业界声望
  4. 有良好的个人家庭生活

所以能为春哥工作对我来说是一件幸事,因为可以近距离观察这样一位成功的程序员,能从他身上学习,指导自己接下来的发展。我也的确从他那里学到很多东西。

不过相应的,在 OpenResty 工作也面临很大压力。一方面,OpenResty 是创业公司,我们要从零开始搭建很多产品,应对很多挑战;另一方面,春哥又会对产品的实施细节进行多方位多角度的监督和审视。所以,虽然过去几年都是远程工作,我面临的工作压力却一点也不小,工作时间也一点都不短。

这样紧张而快乐的生活在本月末画上了句号。接下来,我会为金山文档效力。希望接下来的新旅程能为我带来新的成长,希望我可以给新东家带来超出他们预期的价值吧。

聊聊远程

接下来聊聊远程。很多同学听说我放弃远程工作,转投一家集中办公的公司,表示不理解,所以今天借此机会聊两句。

远程工作爽么?爽,但也就那么回事。正像我在前面一篇博客中说的:没有工作会让你很爽。如果你工作的很爽,要么你有问题,要么工作有问题。

有人为财务自由划定了若干标准,比如菜场自由、超市自由、便利店自由、电子产品自由、车自由、房子自由等。这个做法其实很科学,因为很多事情本就不是非黑即白的,是否两头中间存在大量中间地带。

我也仿效 ta 来制定一些新的“自由”标准吧。远程工作可以带来很多平价自由,比如:

  • “穿衣自由”:我在过去四年里,85% 的时间只穿一条内裤
  • “食物自由”:韭菜盒子、臭豆腐、大蒜想吃就吃
  • “厕所自由”:几千块的卫立洗只有我一个人用
  • “空调自由”、“电影自由”、“青轴自由”、“听歌自由”等等等等

这些自由你说没价值吧,肯定不对;但是如果有人觉得应该抛弃其它要素来追求这些自由,那就完全跑偏了。因为很明显,还有很多更有价值、价格也更高的自由,比如“孩子上学自由”、“买电脑自由”、“买房自由”等。

所以,当一份工作,能够提供其它更有价值的加分项,只是缺少远程工作能带来的平价自由的话,我们当然应该好好考虑这个机会。尤其对于我这种年纪越来越大,机会越少越少,机会成本越来越高的中年男子来说,更是如此。

“远程工作工资会低么?”

多半会低。我们的工资是老板决定的,也是市场决定的,里面包含着地理位置溢价。比如,在北京,一个月至少要大几千块才能保证生活质量,那么一个靠谱的程序员就不可能接受万把块的工资;而比如我,假如在郑州老家的话,有房有车有老妈,一个月节省 1w 块的开销,收入一万就能抵两万。

所以同样技术水平、工作态度的两个人,一个在北京一个在郑州,两个人对工资的要求完全不同。集中办公时,他们俩不产生交集,无所谓;远程办公时,他们俩直接竞争,老板很可能更倾向于后者。

所以,远程工作的工资会明显低于一线,持平或略低于二线。除非候选人有他人没有的竞争优势。

“我没有在大城市工作过,想在老家找个远程工作,可以么?”

我不敢把话说死,说一定不行;但我必须说,这非常难。

对于程序员来说,自己的努力固然重要,公司带来的产品压力与用户压力同样重要。比如我的博客,一天几百访问,随便弄个月租$10 的小 VPS 就能跑起来。WordPress + 本地 MySQL,简单配置下缓存就好。如果你只搞过这个级别的服务,突然要你分库、读写分离、上缓存,你就没法搞。

前端也一样。我因为只考虑放客是开发者,所以只关心最新 PC/macOS Chrome 能不能看。但是真正的生产环境,哪家公司不得兼容最近三年所有系统和浏览器版本?到时候一堆兼容性和性能问题就折腾死人了。

没有大城市大公司的工作经验,往往就欠缺解决这些问题的技能和经验。于是跟那些大城市退回老家的人比起来,也就缺乏竞争力了。现在真正意义上的远程岗位并没有很多,大多数其实是接单和基础外包,所以我要说,很难。

总结

时光如流水,突如其来一个拐弯,我也步入下一个阶段。简单与前面告个别,希望下一个五年,能不负时光,继往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