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得懂话的姆伊

很少写关于姆伊的博客,今天发一篇。

老婆买了几块上点档次的牛排,煎了作晚饭。很好吃,吃到最后还剩一小块,我说给姆伊吧,就当做成就了。老婆说给它也没用,都是一口吞,吃起来都一样的。

于是我就把姆伊叫到面前,让它坐,然后跟它讲,大意是这是块好肉,要嚼着吃,直接吞的话就没有那么好吃,肉中间油脂的香味就吃不到了。姆伊听了,伸出爪子,我觉得它的意思是:我懂了,快给我吧。

然后我把肉给它,它真的嚼了五、六下才咽了。看来的确是听懂了。

偶遇小猫一只

偶然捡到一只玳瑁小猫,母的,挺漂亮,家里养不了,送回去怕活不成,想送人。

今天姆依姆依比较奇怪,非要叼着心爱的玩具骨头下楼玩,我们不明所以,也懒得管它,就任它去了。结果到了房后,他就把骨头丢到草地里,然后义无反顾的走了。我们很奇怪,不知道他脑子里想些什么。不过绕园一周后,我们带着他回到房后,准备把他的骨头拾回来,省得搞丢了将来他不高兴。

路上突然听到猫叫声,非常小的喵喵喵个不停,好像是只小猫。不过我们没在意,继续去寻找玩具骨头。找到骨头返回的途中,猫叫声继续,我们停了一下,想看看是谁,没想到一小坨黑影突然移动过来,竟然是只小猫,只有我手掌大小。她好像很需要人帮忙的样子,走到我跟前,冲着我喵喵叫。姆依姆依对她似乎很感兴趣,不过我们当然不能让他们俩接触。因为家里以前一直有猫,所以我和老婆简单商量了下,先带回来喂点吃的,让她休息一下,再做定夺。

两百万
两百万吃了奶,肚子涨鼓鼓的,在桌子上玩

带回家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玳瑁小母猫,很小很轻,放到地上就直奔姆依姆依的食盆,试图去吃每颗都和她嘴巴一般大的狗粮。我们看她饿得厉害,赶紧去冲了半盆奶给她吃。她真是饿了,把脸埋在盆里就一通舔,直吃的肚子完全鼓起来,我怕她撑着,赶紧把奶收了。然后我和老婆商量,该给她取个名字,即便不养,将来我们提起的时候也好交流。想了一下,决定叫她“两百万”,了解我的人应该明白这名字的来历,哈哈。

睡着的两百万
两百万可能觉得这儿还算安全,一会儿就睡着了

接下来我们就开始发愁该怎么办。

家里已经有了姆依姆依,不准备再接纳猫了。外来的野猫通常都会携带病菌和寄生虫——两百万倒是很健康的样子,吃饭玩耍都很有劲,还拉了一铺很标准的大便——有些对狗会造成严重伤害。但是把两百万送回去的话,她的未来很难预期,家里的专业人士推测她可能只有二周大,也可能挨不过楼下的秋冬。想来想去,还是找个好人家把她送走吧,尤其是,两百万看起来还挺漂亮的。

希望大家能帮忙找个好人家。

姆依姆依险些走失

差点把姆依姆依丢了,虚惊一场。

今天一如既往带姆依姆依下楼遛弯。

屎尿憋了一晚上,特着急,下楼后姆依姆依直接冲进绿化带里开始大便,我就在外面看着。

大便拉完了他继续在里面闲逛,突然找到了某种白色物体,就开始吃。我就骂他,结果他居然装没听见,还继续吃。

这不能忍啊,我马上翻进去作势要打,他就跑了。他个头小,直接就从绿化带下面灌木缝隙中钻出去了;我只能绕到好翻的地方。结果等我出来姆依姆依就不见了。

这大清早的上班时间,旁边幼儿园又送小孩儿,人多车多,让他在外面跑很危险啊。于是我沿着平时遛狗的小花园转了好几圈,都没找到。后来想起翻绿化带的时候隐约看到他往进楼洞去了,跑过去一看,发现丫在等电梯,想回家找他妈寻求庇护呢。

这死狗,看着我手里的绳子,一副吓坏了的样子,饼干都唤不过来。我都还没打着呢,就吓唬了一下。

终于他还是没禁得起饼干的诱惑,被我重新把绳子套上。霜也从楼上下来了,姆依姆依一把就把他妈的腿抱住了,做出哭诉老爸打人的样子。唉,你把我吓够呛还恶狗先告状,太淘气了。

姆依姆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