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快跑

你说我做个梦都要把逻辑推演搞得这么严谨,多累啊……

昨天晚上做了个梦,觉得有点意思,记下来。

有一天,世界性僵尸病毒爆发了,全球一半以上的人口变成了僵尸。(这里的僵尸是最原始的那种,行动缓慢,吃新鲜的肉,击中头部就会死。)在幸存者的共同努力下,这次危机终于被成功控制住了,而且,人们发现,僵尸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完全无法控制:由于感染程度的不同,部分僵尸一定程度上保留着生前的技能,只不过因为极度嗜血而无法自控;在药物控制、食物训练之后,甚至可以从事一些高级工作(有点类似僵尸肖恩)。当然,指望他们完全恢复意识暂时是不可能的

后来世界各国通过法案达成协议:

  1. 所有变成僵尸的人,认定为死亡,按照一般死亡处理后事
  2. 失踪的人,也按照死亡处理
  3. 因情况特殊,遗体集中销毁,大家都不再追究

但是,此时世界人口减少一大半,尤其是原本的人口密集地区,劳动力大量短缺,就有人打起了那些“尚能工作”的僵尸的主意。很快,庞大的地下僵尸交易市场就形成了,尤其是生前技能保留的比较完整的,非常值钱。可想而知,即使被感染成了僵尸,音容笑貌,未曾改变,对于活着的人而言,是绝不肯看到自己曾经的亲人沦为货物的;再加上感染的危险存在,所以各国对这种“新奴隶主义”打击也非常重,抓到一定第一时间把僵尸焚毁。原本默许的,大家可以照管亲人变成的僵尸的权力,也被严令禁止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苏醒了。我被病毒改变的只有死灰一样的外表和动静差别极大的代谢系统,静止的时候,与死尸无异;运动的时候,代谢系统又会快速将能量供给到全身。(就像灵光波动拳那样,发动的时候会重现年轻。)我这次苏醒是因为一个什么原因(忘了),当我发现社会秩序已经基本恢复后,就像赶紧回到家人的身边。

于是,我需要在僵尸贩子、各国警察的层层抓捕下,东躲西藏;又需要对抗自己对血肉的渴望,对昏睡的渴望;还需要保持运动量,避免以僵尸的面目示人。在刚刚脱离危机自顾不暇个个自危的人中,寻找真正可以依赖可以托付的伙伴,让他们帮我回到家乡。

作者: meathill

爱编程,爱旅游,爱吐槽。 今年的目标是完成并运营至少一个 Side Project。 《Electron + Vue 实战开发》龟速创作中……

欢迎吐槽,请勿装死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