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别两位奶奶


4月中,老婆的奶奶去世了,我们一起回重庆奔丧。

老婆家很重视葬礼,在殡仪馆设下灵堂,请来道士诵经,还要守夜上香。我们回去的晚,负责守最后一夜。晚上烧最后一道纸时,大家聊起小时候,在老房子里几代人挤在一起的旧事,原本清苦的记忆,竟然也十分令人怀念。尤其讲到我老婆小时候的糗事,一群人哈哈哈大笑,感觉火苗都窜高了几分(考虑到人身安全,具体内容我就不写了)。

守到第二天早上,出殡、火化、下葬。老婆家颇为讲究,怎么跪、几点钟上香、去火化时开几辆车都很有讲究。不过也好在请了道士,我们配合行动即可,倒也省心。

回到家,我已将近 30 个小时没合眼,倒头便睡。后来跟老婆聊起来,觉得这样治丧很累,略有微词。


没想到两个月后,我的奶奶也去世了。那天我照常出门遛狗,顺便买早点。到面包店要了面包拿出手机付钱时,发现爸爸早上发来的信息,原来奶奶已经去世了。

老婆的奶奶是在家里睡去的,走得很安详。遗体告别的时候,感觉就像睡着了一样,和平时没太大变化。我奶奶前几年突然中风,然后身体一下跨了下去,从一个富态老太太一下变得干瘦。这几年虽然病情略有起伏,但已经完全没有生活质量可言。这下离世,对她对我爸兄妹几人来说,都是好事。

然而我还是止不住的哭了半晌。

我爸是老大,一直想给弟妹们做表率,不愿意麻烦爷爷奶奶。所以我小时候和姥姥家这边更亲近,小学快毕业才,去爷爷奶奶家的频率才增多起来。但是我也很喜欢爷爷奶奶家,更城市化、更自由,还有堂哥一起玩。后来,最亲我的姥姥在我初一时就离世了,我去奶奶家的次数就越来越多了。

我一直觉得大家对我都挺好的,在奶奶家我也收获了很多快乐,尤其是打麻将,虽然我经常都输的很惨。奶奶做饭也挺好吃的,尤其是饺子和红烧肉,可惜最近十年都没怎么吃到了,将来再也吃不到了。

用我妈的话说,奶奶是个享福之人,没受过什么罪也没吃过什么苦。最后这几年可能是她最难熬的一段时间,如今终于熬到头了,也为她的解脱感到开心。


最近看朱学恒的直播,聊到台湾疫情,聊到 24 小时火花,终于知道葬礼是怎么回事。

抛开那些故意敛财的不说,大部分葬礼其实是活人内心的治愈过程。至亲好友突然离世,任何人都很难接受。葬礼,则是反复告诉活人:死者虽然离开了我们,但 ta 去往的地方并非险恶,ta 未来的生活也会和谐美好,离开对 ta 来说会是一件好事;所以我们不需要担心 ta,只要好好继续生活即可。

回想起在重庆,守夜时候大家聊天,我觉得这种说法很有道理。奶奶的葬礼定在五七,到时候回去跟她告别,希望她在另一个世界可以继续享福。


欢迎吐槽,共同进步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