姆二诞生记

这次真的当爹了。

老婆和幺儿

有道是瓜熟蒂落,经历过十月怀胎,终于到了一朝分娩。

离京之前,虽然日子离预产期越来越近,但是可能因为工作安排的比较满,我一直没有特别紧张的感觉。终于,21号晚上,老婆打电话给我——手机一响候我就预感,这个电话内容非同一般——接起来一听,见红了,我瞬间紧张了起来。

不过如我所说,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够时候保持冷静,于是我尽量沉着的,拿出另一部手机,Google见红的定义以及还有多久会生(现在你们知道我为什么随身带那么多手机了吧)。确定还有几天准备时间之后,我稍稍安了心,然后和老婆确定了预备事项。

23号一早,我飞去重庆,见到老婆,她表示还好,除了见红没有其它临产特征。于是我们一起吃了青蛙和烧烤,心满意足的上床睡觉。没想到姆二在肚皮里感知到我已经到位,当晚就折腾起来,第二天我们就住院了。

在北京产检期间,我们深感医院人多之苦,决定在老家生产,并选择了重庆收费较高但是技术服务较好的金山医院作为姆二的诞生地。事实证明这个抉择十分英明。

虽然之前上过课读过书,知识储备和心理准备自觉都不错,但到了临床才发现完全不够。老婆的宫缩比较奇葩,站起来走动,频率就会提高,很快就达到5、6分钟一次;一旦躺下,又会逐步降低,直到12~16分钟一次。结果,第一天的宫缩几乎徒劳无功,第二天助产士一验,宫口没开。

没有办法只有继续等待。第二天的宫缩更痛了。然而一白天过去,宫口仍然没有进展。老婆渐感力不从心,我们商量了下,决定如果第三天还是这幅阵仗就直接剖了。熬到将近午夜,转机终于来了,助产士一摸,说开了将近一指头,有希望!周期性的宫缩让人根本无法入睡,于是医生开了支杜冷丁,打下去后我们都抓紧时间睡了觉,准备迎接次日的决战。

我们一开始就打算上无痛分娩,刚好有一支美国团队在这里推广相关技术,所以第二天就跟他们确定了手术方案。但是老婆宫口迟迟不开,无痛也没法上,只能忍。第三天,宫口终于达到3cm的标准,于是马上开始无痛。老婆事后表示,美国人的药真好,打下去人立刻就放松了。

在无痛和催产素的双重作用下,宫口迅速从3cm开到10cm,速度快到我不敢相信——尼玛这是打巫妖王的节奏啊,脚男们费死劲把阿萨斯搞到10%血,老弗丁一脚踹碎冰块手起刀落战斗就结束了……总之,第二产程开始,也就是真正的生产。

这里我们遭遇到另一个难题。姆二的胎位不是很正,入院时B超显示枕横位,比之前的枕后位要好,但仍属于难产的类型;老婆挂着麻药,感觉不到宫缩,没法用劲。我们折腾了快1个小时,收效甚微。护士长马上跑去请示美国人,是否可以停药。这里必须批评美国人太教条了,他说没关系,让医生把手伸进去将胎儿的头转过来就行——问题在于,这边的医生也好助产士也好,都没这么操作过,直接临床就搞根本不可能;美国团队只有麻醉医师,没有接产医师,所以他们只能检查埋针和配药,无法帮助生产。

事后证明,在场医生护士的抉择都是正确的。护士长和医生商量了下,把麻药停了,准备利用宫缩正胎位。过了一会儿,她发现老婆已经很累了,胎位似乎没变化,于是建议我们剖;我们俩处在崩溃边缘,立刻就同意了。护士长就出去准备手术,一边的助产士上前来,说老婆的宫颈骨盆情况都很好,姆二也不是很大,按理生的出来,喊我们再努力下。这时候,麻药劲儿已经下去了,老婆顺着宫缩用了3把力,竟然能看到姆二的头发了!

助产士马上打电话给护士长取消手术,并召唤医生前来接生。呼啦啦屋里一下涌进来5、6个人,有医生有护士有助产士,还有实习的。我们先把老婆驾到厕所,利用坐便、宫缩、地球引力,把姆二的胎位彻底正了过来;再扶她继续躺在产床上努力。姆二的身体真不错,相当争气,胎心始终不乱。这次努力了40分钟,终于在15:54分,姆二完全生了下来,被医生扔到老婆的肚皮上,嗷嗷哭了两声,就睁开眼睛打量这个世界。

目睹这一切后,我相信再过很多年我也能清晰的记得那个画面。不过我当时的心情很复杂,有点想哭,很激动,也有些茫然,然后,一首歌开始在我脑海里单曲循环——《The Circle of Life》。

可能由于激动的缘故,之后的记忆比较含混,我走出产房给家人报喜,打电话发微博发微信;然后回病房;然后出院;然后抱孩子,换尿布,喂奶……然后,我就回到北京了,15天一晃而过。

无论如何,当爹了,要更努力了!

对了,从我们住院起,开始下雨;当老婆生完回到病房,云开日出,阳光穿透云层射到医院中庭天井花园中,煞是辉煌。我心中不禁暗暗叹道,姆二还真是奇人自有异象啊。最后上张新妈志得意满的照片。

老婆和幺儿
生完第一张

作者: meathill

爱编程,爱旅游,爱吐槽。 今年的目标是完成并运营至少一个 Side Project。 《Electron + Vue 实战开发》龟速创作中……

欢迎吐槽,请勿装死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