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近况


最近都没写博客,一方面是暂时没有特别想分享的内容, 一方面也的确遇到点事情,简单记一下。

首先,老婆的奶奶在家中仙逝。老人家今年 93 高龄,四世同堂,应该也算志得意满,寿终正寝了。

正好孩子在家上网课,于是我们一家准备回重庆奔丧。我们计划,我和孩子周一去周三回。按规定,广州属于带星地区,回重庆要三天两检,然后我们落地就抽时间去做了核酸,没想到回来老婆孩子的健康码就没了,但我的码还坚挺,不知何故。

周一晚上守灵,熬了个大夜,连轴转了将近 40 个小时,老人家入土为安,我们也准备返程。但是孩子一直没有健康码,我跟老婆讨论半天,得出结论:

  1. 进机场要看重庆健康码,我有,孩子没有,可以闯闯看
  2. 后面只看广州健康码,我们都有,应该问题不大
  3. 我们都有 48 小时核酸

于是周三我们按照既定计划到了机场,准备不行就改签。结果还算顺利,我跟机场安保解释了一下,就被放行了,然后顺利回到家。

我老婆上周二才回来,回来没两天就赶上机场地勤检出阳性。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4 月 29 日凌晨 3 点多钟,电话打过来,要求居家隔离七天。得,小长假哪儿也甭去了。

第二天上午大概 10 点多钟,负责隔离的人上门,发通知单、贴封条、贴门禁,做核酸。其实并不严格限制“开门”:外卖、快递、做核酸,都要开门才能处理,只要不出门就行。

然后疾控又打电话,让提供机票证明,说如果只出入了 T1,可以只隔离三天。于是今天,隔离就结束了。

整体来说,隔离对我们来说不算难熬,本来我们也都宅在家里打游戏上网,外卖送菜不间断跟平时没什么差别。只是不能遛狗,姆伊比较难熬。这几天我都是11点之后才偷偷出门遛狗,但是经常能遇到疾控负责消毒收垃圾的人,也是这么晚还在工作,真是辛苦他们了。

我不是公共政策专家,工作这么多年,我也对评价别人变得越来越谨慎。我觉得,这种程度的清零政策可以接受,代价也可以承受。

回家后,Pathfinder: Wraith of righteous 突然打折,虽然折扣不多,不过我也下单了。这几天的闲暇时光几乎都拿来打游戏了(更不想写文章了……

接下来,如果暂时没有技术好分享的话,我打算系统的总结一下远程工作的相关知识、经验,写几篇博客。

最后,隔离这几天,我老婆的广州健康码也变成红码,连带孩子也红了。只有我还是坚挺的绿码。真是人品好什么都好。


欢迎吐槽,共同进步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